你好,欢迎访问2018年网上兼职赚钱

当前位置

网赚论坛 > 网赚项目 >

互聯網彩票禁令一周年“地下”售彩卻無法阻止

发布时间:2020-01-16 14:37 阅读:

不少人都有做過彩票中大獎的夢,現實生活壓力太大,人人都希望能中獎,過上想過的生活,所以彩票永遠都有人買。之前彩票可以網上購買,禁止網上購買後,許多人都覺得少了許多便利,這讓一些人參與賭球,私彩,讓不少資金外流。近期,互聯網售彩似乎有了苗頭,然而這是真的嗎?

冰封”長達一年多之後,互聯網售彩的春天將至?

5月26日,中國政府採購招標網顯示,國家福彩中心正在對互聯網銷售福利彩票整體營銷策劃及製作項目進行公開招標。在公告中,福彩中心明確提出,至2016年10月底,中心將完成互聯網銷售福利彩票營銷策劃及相關宣傳素材的成果輸出,配合後續互聯網銷售福利彩票的上市推廣。

但就在5月24日,包括財政部、公安部、工商總局、民政部、體育總局在內的五部委再次發聲,發布《關於做好查處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再次重申網絡售彩禁令,提出“嚴禁彩票發行銷售機構及其代銷者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

一方面是福彩中心的觸網計劃,另一方面是監管層的再次嗆聲,互聯網彩票的命運再次撲朔迷離。“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互聯網彩票銷售均是中國彩票市場當下最為緊迫的事情。”互聯網彩票專家程陽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以機構目前的人才結構與經驗,不可能在短期內構建和運營互聯網彩票系統,最終還需依靠市場的力量。”

彩票便利化需求旺盛

兩年前的世界杯期間,從未購買過彩票的張晴(化名),開啟了自己的首次網絡購彩經歷。

“那年6月12日,我看到淘寶上有足球售彩業務,就嘗試性地買了一張,”張晴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過程出乎意料地簡單,只要在賽前選中自己預測的勝負結果,再進行相應支付即可,前後花費時間不超過1分鐘。”

張晴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展示的購彩訂單顯示,她前後購買了5次彩票,有4次未中獎,1次中獎104.58元,“中獎金額直接入賬到支付寶內。”

因此,當2015年3月,張晴得知互聯網售彩業務被八部委聯合叫停之後,她表示不解。“叫停之後,要想購買彩票,只能去線下的出票點,這對於用戶而言,極大地增加了不便。”張晴向記者強調,自己不會花費時間與精力特意去出票點購彩。

張晴的態度或代表了一部分潛在彩民的心理。據5月26日財政部數據顯示,2016年1至4月,全國共銷售彩票1256.73億元,相較於去年同期減少17.75億元,下降1.4%。其中,福利彩票機構銷售675.30億元,同比減少10.79億元,下降1.6%;體育彩票機構銷售581.43億元,同比減少6.95億元,下降1.2%。

彩票銷售額下滑的同時,監管層在互聯網售彩方面仍未“開閘”。近日,五部委聯合發布《通知》,首次提出對違規彩票機構進行“停業整頓”,其嚴厲程度史無前例。《通知》首條指出,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必須通過彩票發行機構建立的互聯網銷售彩票管理系統進行統一管理,實時監控。未經批准,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

“地下”售彩難禁

互聯網彩票被叫停,與其自身此前的“野蠻生長”不無相關。

財政部相關負責人在2015年答記者問時,總結了互聯網銷售彩票的亂象。有的彩票銷售機構擅自委託銷售,簽訂商業合同或協議,從事代銷或代購彩票業務;有的未經彩票銷售機構委託,利用互聯網接收彩民訂單,進行彩票買賣交易,再通過彩票銷售終端機出票,甚至有機構假借國家彩票名義銷售私彩。

因此,2015年1月,財政部、民政部、國家體育總局聯合發文,要求互聯網售彩機構進行自查自糾。2月底,包括淘寶彩票、微信彩票、500彩票網等多家互聯網平台宣布暫停銷售彩票。2015年4月,中央八部門聯合全面叫停互聯網售彩業務。

“這次的《通知》與去年八部委的規定沒有太多區別,是對此前禁令的再次重申。”一位不願具名的互聯網彩票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至於福彩的互聯網營銷招標項目,目前只是看到營銷策劃方案,但沒有提開售,與正式的網絡售票可能關係不大。”在該人士看來,網絡售彩真正的“春天”還很遙遠。

儘管如此,在旺盛的需求驅動下,“地下”售彩行為仍難斷絕。目前,在監管層的三令五申之下,有的平台已停止售彩,有的平台上,網絡售彩行為仍在暗中進行。

在一定程度上,當前對網絡售彩的嚴令禁止,反倒形成了“正規軍”煎熬、“擦邊球”不斷的怪狀。“以500彩票網為例,該企業是為數不多的擁有財政部售彩資質的企業,現在受制於相關政策規定,無法開展網絡售彩業務,這直接導致500彩票網的財報數字非常難看。 ”前述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但某些並不具備相關資質的平台,反倒在'風頭'過後,又會悄悄重啟售彩業務。”前述業內人士指出。

    标签:互聯網彩票禁令一周年“地下”售彩卻無法阻止